<menuitem id="d75n7"></menuitem>
<var id="d75n7"></var>
<var id="d75n7"></var>
<cite id="d75n7"></cite>
<cite id="d75n7"></cite>
<var id="d75n7"></var>
<var id="d75n7"><strike id="d75n7"></strike></var><cite id="d75n7"><span id="d75n7"><var id="d75n7"></var></span></cite><cite id="d75n7"><strike id="d75n7"></strike></cite><var id="d75n7"><video id="d75n7"><menuitem id="d75n7"></menuitem></video></var><var id="d75n7"></var><cite id="d75n7"><video id="d75n7"></video></cite>
<cite id="d75n7"><span id="d75n7"><menuitem id="d75n7"></menuitem></span></cite>
<var id="d75n7"></var>
<var id="d75n7"></var><var id="d75n7"><video id="d75n7"></video></var>
<var id="d75n7"><video id="d75n7"></video></var>
<cite id="d75n7"></cite>
<var id="d75n7"><video id="d75n7"><thead id="d75n7"></thead></video></var><var id="d75n7"></var>
<cite id="d75n7"></cite>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袁亞湘:青年科研人才培養如何強起來

2021-03-22 瞭望 扈永順
【字體:

語音播報

  創新驅動實質是人才驅動,人才是創新的第一資源。在科研人才中,青年人才是最有創新激情和創新能力的群體。

  科學史表明,科學家在25~45歲時最富有創造力和創新精神,重要的科學貢獻通常是在科學家年輕時候做出來的。根據對435位諾貝爾自然科學獎獲得者公開數據的計算,獲獎成果產生時年齡在45歲和45歲以下的有354人,超過總人數的81%。

  談及當前我國青年科研人才培養,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協副主席、國際工業與應用數學聯合會主席袁亞湘感覺“喜中有憂”:“喜的是國家對青年人才非常重視,一大批優秀青年科研人才涌現;憂的是,科研生態大環境還不夠理想,還不能充分激發青年科研人才成長?!?/p>

  “自主培養人才能力不足,難成科技強國”

  《瞭望》:要實現科技自立自強,對青年科研人才提出了什么新要求?

  袁亞湘:我國提出要實現科技自立自強,根源在于我們過去集中依靠西方科技,產生了現在的“卡脖子”等問題。今后要把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意味著我們要做出越來越多的原創性成果。而原創性成果往往需要科研人員靜下心來,經過長時間積淀、激發靈感才能做出來。根據人才成長一般規律,35歲左右的青年科研人才是最有創新力的群體。如何呵護這一階段的科研人才成長尤為重要。

  在青年科研人才培養方面,我們還應該清醒認識到,從科技大國變為科技強國,還要看未來頂尖人才主體我們自己培養的有多少。自主培養人才能力不強,難成科技強國,我們要從戰略高度重視人才培養工作。

  《瞭望》:青年科研人才成長過程中,更應關注哪一階段?

  袁亞湘:從一些國家計劃來看,一般只要是45歲以下就算青年科研人才。但不同學科對哪一階段屬于青年科研人才有不同定義,一些特殊學科像數學,就會將青年科研人才定義到35歲以下。因為數學突破主要靠數學家個人的腦力、思考,要是能有突破,在博士階段或者獲得博士學位之后的幾年之內就能有突破,取得重要成果。

  一般對基礎學科來說,科研人員拿到博士學位以及工作的前幾年是一個分水嶺,對青年科研人才能不能冒尖、能不能走到領域前沿非常關鍵。我認為博士階段以及獨立科研生涯起步后十年左右,是最有機會出成果的階段,也是最需要得到支持的階段。

  但整體上看,這一階段也是青年科研人才獲得關注最少的時期。

  現在的一些國家人才計劃和項目,比如“杰青”(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項目)、“優青”(優秀青年科學基金項目),正面作用很積極,但主要功能是獎勵已取得的成績,對已經取得相當優秀成績的青年科研人員的一項榮譽和激勵,對未取得重大成績的科研人員的培養方面鼓勵不足。

  比如“優青”,它支持38周歲以下,已經在基礎研究方面取得較好成績的青年學者,資助周期3年,每個項目給予直接費用150萬元,間接費用30萬元,供科研人員自主選擇研究方向開展創新研究。再如“杰青”,它支持45周歲以下,在基礎研究方面已取得突出成績的青年學者,資助期限為5年,每個項目直接費用資助強度為350萬元,數學和管理科學資助245萬元,供科研人員開展創新研究,促進人才成長。

  可以看到,這兩個計劃資助的都是已經做出很好成果的科研人員,給予他們更優厚的條件,在團隊建設、學科建設方面提供更多便利,屬于錦上添花。

  關心和支持廣大普通年輕科研人員更為重要,更應調動他們的積極性、發揮他們的作用、激發他們的能量。他們壓力大、很辛苦,非常需要科研經費,而在未做出重大成果之前,獲得支持和獎勵往往比較困難。

  近年來,中國科協推出青年人才托舉工程,旨在穩定支持有發展潛力的32歲以下的青年人,讓其健康成長,這對我國創新人才后備隊伍的建設將起到積極作用。

  要做事情,不是搶帽子

  《瞭望》:怎么看待拿“帽子”和做科研的關系?

  袁亞湘:“帽子”是人才稱號,是為表彰優秀人才設立的各類榮譽稱號,如“先進工作者”“院士”等。問題是一些旨在吸引和培育優秀人才的項目或計劃也可能異化成“帽子”。

  長期以來,我們形成了種類繁多的“帽子”,如“萬人計劃”、長江學者、珠江學者、黃河學者、泰山學者等。

  這些“帽子”與物質獎勵掛鉤。一些單位招聘、選拔人才,各種“帽子”成為硬性指標。在經濟發達地區,“帽子”越炒越熱,引入一名“杰青”通常會給到年薪百萬。

  獲得“帽子”有年齡門檻。青年科研人員為了在這個門檻前獲得相應的“帽子”、獲得相應資助,往往會把拿“帽子”當成科研目標。

  在爭相追逐“帽子”的環境下,科研目的的主次變了。過度的非學術因素,可能使青年科研人員喪失對科研的興趣?,F在有的青年科研人員,我們很難分清他們到底是因為興趣,還是因為競爭“帽子”的壓力在做科研。

  近年,國家已經意識到唯“帽子”帶來的負面影響,出臺多項治理措施。但科研環境急功近利的問題由來已久,追逐“帽子”的執念根深蒂固,解決這一難題還需時日。

  《瞭望》:怎樣為沒有“帽子”的青年人才提供好的科研環境?

  袁亞湘:應當認識到,“帽子”與科研人員的水平有相關性,水平高的人容易得到“帽子”,但兩者并不等價。

  不能讓一代年輕人形成做研究就是為拿“帽子”的認識。做科學研究,本質是要發現未知規律。我們需要塑造良好環境,鼓勵青年科研人員把熱情投入到研究中,不受外界干擾,感悟科研真諦。

  首先,弱化“帽子”的功能。主管部門在推行各類人才計劃時,應明確人才計劃的目的是要做成事情,而不是做成“帽子”。同時避免將“帽子”與物質利益簡單掛鉤。不能因為有人有“帽子”就能先一步搶占資源,進而擠壓沒有“帽子”的青年科研人才。

  其次,樹立正確的人才評價使用導向。不把“帽子”作為承擔各類國家科技計劃項目、獲得國家科技獎勵、職稱評定、崗位聘用、薪酬待遇確定的決定性限制性條件??萍贾鞴懿块T在進行科研評價時,要看科學技術本身解決了什么問題,而不是看項目負責人有哪些“帽子”、獲得了什么獎項。

  再者,在科研資源配置方面,根據人才成長規律,針對不同發展階段的優秀青年人才,分類給予支持保障,階梯式培養青年科研人才。

  高校院所需要科學配置有限的科研資源,不能只重視學科帶頭人等核心科研人員。對處于科研生涯早期的優秀青年人才,應提供良好個人待遇,解決其生活上的后顧之憂,使其專心科學研究。

  在美國,普通研究生一年的獎學金大約為3萬美元,基本生活沒問題?,F在我們一些地方高校,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盲目加快建設博士點、擴張博士生招生數量,人均資源分配趨少,一些學生在博士生階段仍難以解決基本生活問題。

  此外,要支持剛開始獨立科研生涯的科研人才組建團隊。國內大部分高校院所不會給予剛參加工作的科研人員帶團隊資格,只有資深科研人員有研究生招生資格。在一些發達國家,博士生畢業后如果在大學工作,自己就可以組隊帶研究生做科研。我們可借鑒這一做法,給予剛參加工作的優秀青年科研人員帶團隊資格,并營造尊重人才的科研環境、容許失誤的工作環境,讓科研人才潛心鉆研、刻苦攻關。

  “建設科技強國需要提升自我造血能力”

  《瞭望》:在促進青年科研人才多出成果方面,你有哪些建議?

  袁亞湘:現在科技發展迅速,很多重大成果都是在多學科交叉會聚與多技術跨界融合中產生的。統計近十年諾貝爾自然科學獎成果,無一不是處于學術會聚點上。一些國際知名大科學家,他們的學術視野非常廣闊。

  國內青年科研人才的科研背景普遍單一。這是因為在我們的教育體系中,學科分得越來越細,培養出的學生專業方向越來越窄。

  而且在國內高校培養中,一個不合理的現象是,不少高??傁M炎詈玫膶W生留下來。本碩博都在同一個單位這一現象在國內屢見不鮮,這不可避免地會造成知識面狹窄、眼界不開闊問題。反觀國際名校的本科生,往往會選擇到其他高校讀研究生,這是符合科學規律的。高層次人才培養尤為需要融會貫通,需要多學科交叉以及學術交流。

  對青年科研人才成長來說,具有多學科的科研背景將更有利于他們取得科研突破。這就需要高校管理者摒棄門戶之見,從為國培育英才的戰略高度出發,鼓勵學生博采眾家之所長,積極推薦學生到其他團隊學習深造,加強多元化學術和科研背景歷練,也應鼓勵和支持優秀青年人才到海外學術交流,提升本土青年人才國際化程度。

  《瞭望》:對本土青年科研人才培養可從哪些方面發力?

  袁亞湘:我們要警惕一個現象,就是國內很多頂尖高校的頂尖人才都會選擇出國留學,其中有部分人會直接定居海外工作。這意味著,耗費巨大資源的頂尖學府,有可能變成為國外培養人才的搖籃。

  我認為,大家爭相海外“鍍金”的原因之一,是國內“重引進、輕培養”“重經歷、輕能力”等政策,導致大部分本土優秀青年科研人才起步平臺和發展空間低于引進人才。

  例如許多高校院所在招聘青年教師時,明確規定應聘者必須具有海外學習經歷??蒲腥藛T要晉升職位,有的單位也會要求必須要有1~2年的留學經歷。而且在一些國家及地方政府的人才引進政策中,面向海外人才的政策明顯更加優惠。例如一些引進海外青年人才的計劃,其支持規模和經費總量遠高于并行實施的、支持本土青年人才的“青年拔尖”計劃。

  這是一些科研管理者對我國科研實力、人才培養能力的不自信。未來,對于我國龐大的科研系統來說,外部引進只是“輸血”,建設科技強國同時需要提升“自我造血”能力。

  因此,我們需要建立更為科學的評價機制,給本土青年人才和引進青年人才公平競爭的機會。特別是要加強對本土青年人才的支持和培養,進一步提高本土青年人才項目支持。這可以首先從人才支持力度平等開始做起。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郭菲 | 給予科技工作者心理健康更多的關注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疯狂伦交小说一炕四女_热久久2018亚洲欧美_老太婆牲交视频毛茸茸_我下面被好多男人用过_国产青草视频免费观看_97色在色在线播放免费